湖北解封后:有人从床上跳起连夜离鄂 原5小时的路走了28小时_林铭铭_3

湖北解封后:有人从床上跳起连夜离鄂 原5小时的路走了28小时_林铭铭
原标题:湖北解封后:有人从床上跳起连夜离鄂 原5小时的路走了28小时 4月8日零时起,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 文|蔡家欣 编辑|林鹏 摘要: 3月24日,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称,3月25日零时起,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,有序恢复对外交通,离鄂人员凭湖北健康码“绿码”安全有序流动。4月8号零时起,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,恢复对外交通。 疫情防控两个多月来,这注定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。 解封的消息让滞留湖北的人兴奋。3月24号早上,河南信阳人袁园接连收到亲戚发来的解封信息。1月初,由于假性宫缩不断,她和丈夫到临近的武汉就医,赶上疫情被困。直到24日下午在市长热线平台上看到解封消息,袁园心才算踏实下来,“应该不会再有变动了”。 离武汉最后解封还有2周时间。袁园突然觉得2周很漫长。此前2个月,她在“封城”的武汉生下小孩,坐完月子,想着归家漫漫无期,心反而安定下来。现在袁园变得有点急切了,“想赶快回家,抱着宝宝睡在自己的大床上”。 因旅游被困武汉的康康,看到消息后,还是有点忐忑。她一边盼望着高铁票和机票赶快出票,一边祈祷“顺顺利利过完这两周”。 和在武汉的异乡人不同,随着各地疫情逐渐得到控制,早在3月中旬,被困湖北省其它市县的外地人,已经陆续踏上归家的路。3月14日,黄石发布第三十八号令,率先解封,荆州、天门、十堰等地紧随其后。 经历长达2个多月的异地生活,尽管公共交通还未开通,这些异乡人仍穷尽一切办法回家。有人花1000块坐私家车从荆州回成都,有人一路换乘面包车、大巴车、私家车,花28个小时走完原本只需要5个小时的路程,还有人一路眼睛都不敢闭,担心耽误行程再被困…… 熟悉的生活正在朝他们奔来。此刻,有人居家隔离,百无聊赖中欣赏着窗外的油菜花,有人西装革履重新投入写字楼的工作中,还有人正在南方城市的商场买咖啡,吃心爱的点心…… 他们感觉“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”。 以下文章曾记录过他们滞留湖北的经历,点击查看《滞留湖北的外省人:有人存粮见底,有人访友后出不了山村》 林铭铭,律师,从湖北天门回四川德阳 (两三年没有回天门探亲的林铭铭,这次在丈夫老家待了将近1个月,这是她在天门遇到的第一场雪。受访者供图。) 年前,林铭铭一家三口回湖北天门探亲,遇上疫情被困。2月14号,通行证办下来后,他们当天从天门出发,途经重庆,在巫山服务区,因为丈夫的鄂籍身份被工作人员劝返。 一周后,林铭铭再次办理通行证,从天门出发,改换从陕西入川的路线,这条路线比重庆线多3个小时的车程。一路还算顺畅,但林铭铭和丈夫一路神经紧绷,不敢睡觉,直到进入四川境内,才到服务区眯了一会儿。 “没有走到家,心永远都是悬着的,生怕再被告知不能通过。”2月22号,林铭铭终于到达四川德阳,成为最早离开湖北的那一批人。 (从湖北到陕西,一路上车很少,林铭铭在隧道里看到两辆车,兴奋得拍下了照片。受访者供图。) (2月22号,林铭铭一家抵达四川德阳。按照规定,他们还不能回到自己的家,带着所有行李,他们直接住进当地政府安排的宾馆,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。受访者供图。) (2月22号回到德阳后,工作人员发放的中药包。受访者供图。) 包尕西木,拉面馆师傅,从湖北荆州回甘肃临夏 (3月20号,包尕西木和妻子踏上了回家的路。受访者供图。) 3月19号,得到老家政府发来的接收证明后,包尕西木“激动得快哭了”。他一口气给很多人发去信息,“我终于可以回家了”“谢谢帮助过我的人”。 这是一对从甘肃临夏到荆州拉面店打工的夫妻。荆州“封城”后,夫妻俩只好窝在拉面店的阁楼里。这里没有窗户,终日见不着阳光,他们靠着一盏白色的小灯泡,度过了60多个日子。拉面店老板离开前,留下了两袋面粉,靠着这些面粉,夫妻俩撑过了最初的隔离生活。 包尕西木的妻子怀有身孕,预产期是4月14号。生产日期一天天逼近,面粉也逐渐见底,夫妻俩在阁楼里度过了难熬的2个月。在老家,他们本就属于贫困户,支付不起上万元的异地生产费用。 返程的路并不顺利。9个月身孕的妻子无法坐飞机,包尕西木只好退了机票,重新买火车票,3月21号下午3点,他们终于坐上了开往兰州西的高铁。 22号凌晨3点,包尕西木和妻子终于抵达老家临夏东乡县。一路折腾,包尕西木最担心的是妻子,“我一个人没事,但我妻子要是不小心碰一下,我们就完了。” (包尕西木和妻子住在拉面店的半层阁楼里,这里没有窗户,白天黑夜,他们都依靠一盏灯泡生活。受访者供图。) (上下阁楼需要爬超过60度的楼梯。妻子活动不方便,只能尽量缩在见不着光的阁楼上。受访者供图。) (3月22号凌晨3点,包尕西木和妻子到达老家东乡县,他们直接到当地医院进行14天的集中隔离。住了两个月阁楼,包尕西木和妻子对这间病房很满意。病房有一扇大窗户,包尕西木很开心,因为终于可以通风了。受访者供图。) 老袁,IT行业从业者,从湖北荆州回深圳 (3月15号晚上,荆州高速口,湖北牌照和其他省份牌照的车辆分两个通道接受检查。老袁的车是广东牌照,查完通行证和健康证,填上身份信息,很快就被放行了。受访者供图。) (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,站在高速口,核查车上每一个人的身份和身体情况。受访者供图。) (当天,得知老袁通行证申请下来后,小区的工作人员、邻居帮忙挪动救灾帐篷。受访者供图。) 3月15号,一拿到通行证,老袁一家决定连夜离开荆州——“感觉政策老是在变”,他们怕再有变数。 他是湖北荆州人,家中亲戚都在广东打拼多年,今年原计划回乡探亲一周,结果被困两个月。老袁从事IT行业,离了电脑就干不了活,这两个月只收到3000块左右的基本工资。 5个大人带着1个小孩,当晚9点40分,车子开进高速,老袁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了。沿湖南、广东一路南下,这辆广东牌照的车畅通无阻。一路上,许多湖北牌照的车在路上奔跑,还有一些大巴车,上面贴着标语“点对点包车”。 进入深圳,老袁第一次有了回家的感觉,“以前只有在荆州才算回家”。房子两个月没住人,落满了灰,灯泡炸掉一个,有些角落长了绿霉。老袁和妻子、母亲收拾一整天,整理出一蛇皮袋垃圾。 从湖北返回深圳的人越来越多。从3月16号到20号,老袁所在社区的隔离服务群人数从100多升到400多。 从被困湖北出不来、回深圳居家隔离,再到解除隔离,老袁称自己经历了无期徒刑、有期徒刑、再到彻底自由的感觉。 (3月16号中午,老袁一家抵达深圳小区。从湖北老家带了很多农产品,他们忙活着从车上卸东西。受访者供图。) (回到深圳的家,按照社区规定,老袁一家要居家隔离14天。家中1岁多的孩子,喜欢粘着妈妈,老袁的妻子只能一边抱孩子,一边远程工作。受访者供图。) (3月18日,老袁看到门缝递进来了一张纸条。楼上邻居留下联系方式,主动向老袁一家提供帮助。受访者供图。) (居家隔离之后,老袁家门上的封条被撕掉了。受访者供图。) (解除隔离后,老袁当天下午立马出门逛街,到超市购物。他买了一杯咖啡,还有平时最爱吃的点心。这是他两个月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自由,他感觉连空气都是香甜的。受访者供图。) 刘钦,26岁,电商从业者,从湖北潜江回浙江丽水 (3月19号下午1点,刘钦从潜江市区启程。比起前段时间,街上热闹了不少,行人虽不多,但很多店铺都已经开张了。受访者供图。) 拿到出城通行证的时候,浙江人刘钦的女友一下从酒店床上跳起来,“快走快走,我们立马就走。” 他们在湖北潜江已经滞留近60天。大年初二,两人从四川宜宾探亲回家,途经湖北高速时,汽车意外抛锚,被迫下高速修车,自此被困。在这个陌生的城市,两人蜗居在一间商务酒店,见证了潜江从封城、到可以点外卖、最后市内全面解封的过程。 按照规定,返家后刘钦居家隔离14天。一日三餐母亲做好饭给他端到房门口。日子虽闷但有盼头,“14天就可以结束,现在也不用为吃住发愁。”关于回乡的消息,刘钦一家人都不敢声张,“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”——他们担心同乡人知道后,情绪激动,“又要出什么问题”。 (车子经过鄱阳湖景区,看到大片的风车。虽然担心路上出问题再被拦下来,刘钦还是特地停车休息半小时,观赏风景。受访者供图。) (刘钦从湖北出发,经江西进入浙江。一路天气晴朗,他们在江西鄱阳湖休息、吃饭半小时,缓解疲劳。整段路程,刘钦最紧张的时候,莫过于进入浙江衢州高速口的时刻,他担心在这个离家门只有一步之遥的省界交汇处再被遣返。受访者供图。) (现在,刘钦在浙江丽水的家中隔离。家背后是一座青山,3月油菜花田已经开花了。刘钦没事做,一边欣赏美景,一边规划未来。被困湖北,吃住花了他近万元,他计划隔离结束后,要重新找工作挣钱,把这段时间欠的债还掉。受访者供图。) 代大荣,24岁,从事娱乐行业,从湖北仙桃回四川成都 对24岁的代大荣来说,返乡的路格外漫长。 3月15号上午11点,代大荣和女友从湖北仙桃开车出发。一天一夜后,路过重庆边界,因为女友的湖北籍身份被劝返。代大荣不甘心,决定重新规划路线,走湖南边界,再横穿整个贵州。 他不想再返回仙桃“看人脸色了”。1月17号,他跟女友一起回仙桃见家长。女友家人对他不满意,遇上疫情,他又只能“寄人篱下”。在仙桃的2个月,他独自住在一间小门店,支一张小床,有时候一天只能吃一餐饭。“我大气都不敢出,一个动作一句话都是小心翼翼的,生怕被赶出去,没地方住。” 进湖南省前,代大荣提前打电话询问情况,对方要求提供健康证明。但代大荣没有办理。他在电话中承诺,“路上不会停留,不会下高速,不会接触人,一路开过去”,最终他被放行。在湖南的3、4个小时,代大荣片刻都不敢停下。 进入贵州,一路还算顺畅。但如果车要进入服务区和厕所,都要扫描二维码,代大荣担心女友的鄂籍身份,7、8个小时里,他们连厕所都没上。 整整花了45个小时,17号上午8点,代大荣终于回到成都的家——去程他仅用了15个小时。一路几乎没有休整,代大荣感觉“腰都不是自己的了”。 不过,心总算踏实下来了,“在自己家,我想什么时候吃饭就什么时候吃饭。” (3月17号,代大荣返回四川成都。他所居住的乡村已经解封,看不到任何关卡。受访者供图。) 橘子,25岁,留学中介从业者,从湖北十堰回江苏南京 (3月18号上午9点,橘子到达南京的家,在小区门口登记后,家中的小狗奔跑着过来迎接她,橘子觉得自己终于自由了。受访者供图。) 26岁的橘子常年在南京务工,年前回湖北十堰老家过年,被困2个月。解封政策出来后,她没有车可以自驾,一路辗转换乘,花了28个小时才从湖北抵达南京。 3月17号上午5点,橘子搭坐3个小时面包车到邻县,又搭乘大巴车。按照规定,乘坐大巴车,需要复工证明和健康码,车上每两个人的座位只允许一个人乘坐。身份核验,手续繁琐,5个小时后,大巴车才缓缓启动。 从面包车到大巴车,接着又让朋友提前到安徽马鞍山来接。18号上午9点,花了28个小时,橘子终于到达南京的家——以前坐动车只用5个小时,眼下,高铁没有恢复运行,她没得选。 “我发誓再也不坐长途大巴车了。”——路途颠簸,橘子晕车,一路吐到家。 让橘子欣慰的是,这一路还算顺畅。按照当地规定,虽然她是湖北籍,但不用再去隔离,周围人也不再对她有所警惕,“我感觉终于要结束了”。男朋友带着小狗到小区门口迎接橘子,看到两个月不见的小狗向她奔来,橘子感觉自己终于获得了自由。 (文中除包尕西木、代大荣外,其他人物均为化名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